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天将图库大全 > 正文内容

服务区内超载转运生意兴隆(组图)

发布日期:2021-06-21 09:28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期,双层卧铺大巴事故频发,特别是在延安特大交通事故发生后,双层卧铺大巴的超载和安全问题再次引起热议。在延安特大交通事故发生后的一周时间内,各级交通管理部门先后放出各种“狠话”要整治双层卧铺大巴,但经过南方日报记者的一次乘车体验,却发现超载现象依然十分严重,交通管理部门的监管存在较大缺失。

  日前,南方日报记者从深圳乘坐双层卧铺大巴分别前往江西南昌和广西北流。在前往北流的超载大巴上,记者乘车十多个小时没有遇到一次检查;前往南昌的客运车遇到了检查,但检查形式早就被不法者熟知,并且还衍生出了专门应对检查的超载转运市场。

  南方日报见习记者 胥柏波 记者 梁文悦 实习生 黄汉城 江西南昌、广西北流报道

  8月30日下午,记者在深圳宝安区福永车站售票窗口,以每张275元的价格买了两张当天下午17时到南昌的卧铺车票。

  下午16时40分,在福永车站的一楼9号检票口,一平头男子高喊“去南昌的可以检票了”。

  随后,他带着记者在内的11人先后通过检票口,但记者只看到了一辆车牌为“粤B32642”的蓝色商务车,并没有大巴。

  平头男子解释说,大巴就在马路对面,福永车站要检查进站的IC卡,大巴没有,所以需要坐商务车到马路对面上车,然后又对后过检票口的三名乘客说,这班大巴已坐不下,让他们等半小时后的下一班,随后就将挤着9个人的商务车开出了车站。

  不到5分钟,商务车来到了福永车站对面加油站旁的一块空地上,这里有一辆车牌号“赣AA8762”大巴等候,大巴车前后的玻璃上贴着“南昌-深圳”的字样,前门上清晰地印着“核载39人”的标识。

  平头男停车后,一位司机模样的男子探头出来,说:“你带的人太多了,后面还要接人,最近管得很严,我们前天十多辆车一起冲才冲过去的。”平头男子连忙上前和他交涉。

  交涉了不到2分钟,司机突然望着前面说:“不好,检查的来了。”话音刚落,一辆车牌为“粤B40K33”车身印着“交通检车”的小车就停在了大巴前,车上有四名穿着制服的男子,小车后排一位领导模样的男子指着大巴厉声问:“在干什么?”平头男子快步走上前说了声“是我。”这时小车上的男子一边挥手一边放低了声音说:“赶紧走,赶紧走,后面的马上就来了。”

  于是大巴司机马上打开前后车门,要求所有人赶快上车,记者还没站稳,大巴便启动快速离开。

  在记者从福永车站上车时,大巴车上已经坐了20多个乘客,车上的空位已不多。

  据车上的乘客称,大巴是从深圳罗湖区银湖车站始发的,已经在中途接过几次客。

  记者看到,大巴分上下两层,前后七排,三个纵列,共38个铺位,在第一排和最后一排之间的过道上用木板搭建了6个临时铺位,上下两层一共只有四个安全锤,其中的一个早已消失不见。

  17时50分,大巴驶入了位于深圳市宝安区的龙华车站,等候20分钟后,从大巴的后门又陆续上来11名乘客,大巴上包括临时床铺在内的所有铺位都睡满了人,其中一名乘客还直接睡到了过道上。

  从龙华车站出站不到5分钟,大巴又停在路边,又上来两位乘客,他们也都睡在了大巴的过道上。

  19时10分,大巴停到了龙岗长途汽车客运站右边的一个小巷内,再上来五六个人,这下两边的过道和司机背后给轮换司机睡觉的床铺都睡满了人,车内被挤得严严实实。

  记者统计,车上的临时床位上一共睡了6人,左侧的过道睡了4人,右侧过道睡了3人,司机的床位上还挤了1人,大巴一共超载14人。

  据在深圳宝安区做出租车的李先生表示,“卧铺车超载是很正常的现象,像这种暑假结束的时候,车里面的人都只能坐着,一个床上有时会坐两三个人”。

  在大巴上,有多名乘客向记者表示,他们是通过熟人给的电话号码直接和车主联系的,每个人只要两百元,这种超载现象对他们来说早已司空见惯,超载14人相对来说还算是比较好的。

  22时55分,车里的灯突然亮了起来,大巴缓缓停在了位于广东和江西交界的上陵服务区,司机把睡在过道和临时搭的铺位上的乘客全部叫醒,称前面有交警检查,要大家下去坐转运的小车过了检查再上车。

  记者随着人流下了车后看到,在上陵服务区内还停了五六辆大巴,这些车都是从广州、东莞和深圳等地驶向江西的双层长途大巴。

  随后,记者被大巴司机安排坐上了一辆没有车牌的6坐小面包车,车上包括司机在内一共挤了15个人。

  上车后,司机拿出一份写满了车牌号的纸,在“赣AA8762”后面打了一个勾,然后开车向粤赣收费站驶去,大巴则紧跟其后。

  在通过粤赣收费站时,记者看到有两辆交警的车辆停在路边,但大巴通过时并没有被查。

  过了粤赣收费站约10分钟,面包车和大巴先后从老城收费站下高速,在收费站旁不足50米的一个饭店门口重新完成了交接,饭店门口还停着几辆没有车牌的面包车。在下完人后,面包车很快又重新按原路返回,大巴则继续向南昌进发。香港内部会员书刊图片

  进入江西省吉安县后,大巴便开始下客,最初的几次都是直接停在匝道口高速路边,乘客下车后步行从高速收费站出去。

  在江西省樟树市,大巴从高速路上驶出,进入小路。8月31日凌晨4时,大巴在樟树市郊行驶时,两名身穿警服头戴头盔的男子骑着摩托车将大巴逼停,此时大巴上仍然超载着六七人。

  停车后,大巴司机下车和两名男子交涉了很久,车里的灯一度打开,似乎有人要上来检查,但20分钟后大巴最终安然无恙继续向前。

  凌晨6时20分,大巴驶入了南昌市区,在一个叫做“南昌果品批发市场”的市场内停了下来,司机称已经到了终点站,所有人员下车。

  记者抵达南昌后,分别将所乘车辆超载运营等情况反映给深圳和南昌相关管理部门。

  深圳龙华车站的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这辆车只是在这里配车,如果在这里超载的话我们是不会让发车的,否则被交警发现,处罚很重,这辆车是另外一个老板的,我们没有必要为他们承担责任。”

  该工作人员还表示:“我们是正规的汽车客运站,严格按照规章行事,如果是超载的话我们绝对不会允许他们发车的,这辆车应该是在出发之后,在路上招揽乘客,这个时候你们可以直接打电话给交警,不用十分钟就会有交警过来查处。”

  大巴的始发站深圳银湖车站的工作人员则向记者询问了一些大巴的资料信息,香港六合迷语。表示将上报公司,由公司去现场核实。

  8月31日下午,记者联系到了江西省南昌市公安交通管理局,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他们将根据记者反映的情况,派交警、民警去南昌果品批发市场,调查是否超载,根据超载程度进行处罚,然后对旅客进行分流。

  对于双层大巴长期存在的超载现象,他介绍称,目前主要的应对措施是在路面上设交警查点,然后就是走基层去汽车站公司做法律宣传、讲课,增强他们的自律意识。

  8月31日,深圳市宝安客运中心,记者随机购买了一张由宝安客运中心开往广西北流市的高级卧铺票,发车时间为当日傍晚6时。但直到傍晚7时45分,一辆车牌号码为桂K77327的双层卧铺客车才缓缓驶入宝安客运中心,晚点105分钟。

  检票上车后,记者看到,该车车厢内设上下两层、左中右三列,共有25个席位。旅客用过的毛毯随处乱放,任由过道上的行人踩踏,呕吐物装在塑料袋里尚未清理,车厢内弥漫着一股臭味。

  记者还发现,有近10名从北流来深圳的旅客没下车,“一般都在路上距离公司比较近的地方下车,”在深圳打工的北流旅客邓小姐告诉记者,开车的司机是广西老乡,会根据情况在站外设置上下车点。

  按照运营路线,客运车将先开往深圳市沙井中心客运站装载乘客,然后再开往北流。

  从宝安客运中心开往沙井中心客运站的途中,“北流-深圳”方向的旅客陆续下车。记者发现,司机停靠的地点都灯光昏暗、车辆稀少。一名乘客告诉记者,在站外下车被交警查到是要罚款的,所以司机都很谨慎。

  晚上8时30分,罗湖区文锦中路,车辆络绎不绝,汽车突然停下打开车门,“快,快,快!”司机朝车外不断催促。记者往车窗外看到,一名女子提着两大袋行李,疾步冲向车门口。

  上车后,气喘吁吁的女子从钱包里拿出200元现金给司机,并用方言说:“到北流市汽车南站下车。”司机接过钱,拿出一本本子,熟练地在上面登记。对于眼前这一幕,车上其余乘客都习以为常。

  同车的旅客李先生告诉记者,他和他的老乡们需要坐车回家都是直接打电话给司机,很少到客运站买票。

  等待多时的旅客争先上车,七嘴八舌地边聊天边找座位,车厢内一下变得嘈杂起来。

  记者目击,虽然是在客运站内上车,但仍有不少于3名乘客先后直接向司机支付200元的车费。

  这位姓陈的乘客,已在深圳工作13年,一直都是坐卧铺大巴返乡。他告诉记者,他之前都是打电话给司机订票,一直都有位置坐。今天是第一次到车站买票,反而就没位置了。

  和陈先生一样没位置坐的乘客共有3位,其他两名被司机安排到车厢尾部的左右通道上。记者环顾车厢,发现在满座的情况下仍有5名旅客没有位置,5人中3人为成年人,2人为儿童。

  按规定,客车允许搭乘不超过核定载客人数10%的免票儿童,这意味着汽车尚未开出沙井客运中心就已超载3人。

  当客车驶出沙井客运中心、经过发班出站登记处时,并没有工作人员上车检查。司机下车登记后,车辆被直接放行。

  晚上9时15分,汽车驶出沙井客运中心不到一百米便在一个加油站旁停下,路边站着3个等候多时的旅客。司机将3人招揽上车,并安顿在车厢过道上。至此,汽车共超载6人,都是安顿在狭窄的过道上。

  陈先生告诉记者,哪怕不是逢年过节,客运卧铺车也经常超载。“最夸张的一次,不但过道上坐满人,而且上层也加了木板,起码超载30人。”

  “过年的时候查得比较紧,平常很少查,而且查到也只是罚款,交钱就没事了。”

  记者向司机咨询何时能达到北流,得到的答复是凌晨3点。坐在记者后排的李先生偷偷告诉记者,“3点不一定能回到,得看是不是全程走高速公路。”李先生解释,如果有客人在东莞等,还得去那边接人。

  记者从司机派发的卡片上看到,汽车会途经广州、新塘、东莞厚街、东莞长安等地,只需要电话订票并在预约地点等候,即可上车。“如果出深圳时车没坐满人,就一定会在途经地绕一圈,看有没有乘客。”

  有旅客告诉记者,车辆在东莞并不会进站,都是在路边上下车。“有人在那边负责拉客,不用到车站买票的。”

  客车驶出深圳后,一路行驶至北流,途中没遇到任何检查。客车临近北流市区时在路边停靠,3名乘客下车。

  9月1日凌晨3时30分,汽车到达北流城南汽车客运站,司机告诉记者,如果需要坐车回深圳,可随时打电话,“你不要到车站买票,那样可能没位置坐。”

  在整个从深圳前往北流的8个多小时中,超载大巴没有遇到一次交通管理部门的检查。

  9月2日,记者就超载一事电话采访深圳沙井中心客运站,工作人员称在客运站内绝不可能发生超载的事,“我们在乘客检票和车辆出站时都有工作人员检查,是不可能超载的。”当记者将相关情况告诉工作人员时,对方改口说由于桂K77327始发站不是沙井中心客运站,具体情况并不清楚。

  “具体情况需要找领导才知道,我没法答复你。”但记者要求对方提供领导的电话时,对方却以“没有领导电话”为由拒绝。

  该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按规定车辆需登记乘客人数及车辆安全情况才可出站,至于为什么当时没有工作人员上车检查,她表示不知道。“我们是不同岗位的,所以没办法告诉你他们的工作情况。”

  旅客为什么上车后需要向司机支付现金?工作人员解释,可能是家长为小孩补票。

  广西北流市交通管理大队车管所一名姓杨的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将会登记记者反映的桂K77327超载、站外揽客、沿途上下客等违规行为,如果属实,将严格查处。

  该工作人员同时表示,由于记者反映的违规行为都是发生在途中,取证十分困难,如果司机不承认,“基本拿他们没什么办法。”

  北流城南汽车客运站一名姓廖的工作人员确认,桂K77327的确是客运站的车,但是由于记者反映的违规行为不是发生在站内,他们并不知情。